密印寺游记:登
点击次数:13 发布时间:2020-11-09

  

密印寺游记:登

密印寺游学的那一天,我登顶了。

来到山脚下,我轻轻褪下我的上衣外套,抬头望向那高不可攀的山顶,那多到数不清的漫长的楼梯让人望而却步,而在那几乎遥不可及的最上层,一尊金黄色的、被一层薄雾轻笼的佛像,就那样定定地立在那里。我只能看见她玉足下的一层层盛开的金莲,而她的容貌,却被奶白色的雾遮得严严实实。由于海拔较高,空气中还有一层轻纱般的薄雾,冰凉的水汽贴在我的胳膊上,让我感到微冷。我缓缓地用手把头发拢起来,再用橡皮圈绑好,开始了我的登顶。

同学们有的已经在前面了,有的还在观望着。我一个人踏着一层一层的阶梯,每每走过一组阶梯就向上望一眼,那尊离我越来越近的佛像。我听到身后有喧闹的声音,似乎有人也开始了他们的登。

由于太久的闲置,我的身体刚开始就有了疲劳感。我努力调整着呼吸,不让嗓子发出声音,把呼吸变成一段一段有节奏的喘息。

迷你看图王截屏_20201105143212.png

“累,真的很累。”我的大脑放空,空到只剩下这么一句话在循环着。从这个角度看,似乎这已经是最后一组阶梯了。我心里有些疑惑——方才在下面似乎不止这么一点点啊?我歇息了一会儿,又加速地跑上去。结果刚上去就傻了眼,这只是一个供游人休息的小坪地,旁边摆着石英的长条凳,可距离最高点还有比刚才那段还要长的阶梯要走。

要休息一下么?我脑子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。随后我又赶快兀自摇了摇头,不行,我今天一定要上去。我一定要去一睹那佛像的尊容。我没有坐下。我很清楚我自己:倘若我坐下来,怕是一会儿十头牛也拉不动我继续往上走了。我只是叉着腰缓了缓呼吸,目光却从未离开过那尊金灿灿的佛像。我那已经麻木的躯干也开始发热,方才还觉得冷的水汽现在竟成了降温的宝贝。

微信图片_20201106101223.png

我又开始向上攀登了。在又踏过两组阶梯后,我听见后面的人发出了“竟然还有!”的惊呼声。我忍不住回头去看,只见七八个同学在我方才停留过的地方朝上面看着。他们会上来吗?我开始这样想。我想大呼着让他们上来同我一起,可不断喘着粗气的我发不出声音。我不再管他们,继续我一个人的攀登。

愈是往上走,愈累,呼吸愈急促。我必须要非常努力才能控制呼吸不那么紊乱。我的双腿宛如灌了铅,每走一步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。我开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,思绪仿佛断了线的风筝,不知道飘向何方。我再次止住脚步回过头,发现方才那几个同学,剩下两个人还在结着伴向上攀爬。那片放着石凳子的平地上坐着一串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人,他们惬意地聊着天,不再看向上面的佛像。

要是刚刚我也停下,现在会在干什么呢?我这么想着,脚步却并没有停下来。我的咽喉被冷空气呛得咳嗽,咳得上气不接下气,这依然没有使我停下来。现在我已无路可退,向下已是万丈深渊,而这双沉重而麻木的腿宛如不属于我,从始至终只是不断地、不断地向上攀爬。

微信图片_20201106101228.png

当我再次抬起头,佛像的庐山真面目已经几乎清晰可见了。我看见佛像那双温和的眼睛仿佛在看着我,不悲不喜,却那么温柔。我似乎忽然有了新的动力,加快了攀爬的速度。我看见,前面的路已经不剩多少了。

最后几级台阶是在已经登顶的同学们的打气声中完成的。我晃了晃自己的身子,再看向自己走过的那一串阶梯——那么长那么长,每一阶上面仿佛都刻着我沉重的脚印。

这时,我终于走到了离这尊佛像最近的距离。我抬起头看向她,却发现她的眼睛已经不再看我了——我不知道她在看哪里,也许是还在攀爬的人,也许在看那串坐在阶梯上五颜六色的身影。也许什么都看到了,又也许什么都没看。

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我,登顶了。


图片来源于韶山南岸国学院

作 者 |  范馨丹

审 核  |  易祥富

编 辑 |  杨灿灿


- END -

微信图片_20201015091525.png